红雨伞
首页 每周要闻 谈性工作 权力与倡导 法律与性 人物故事 关于我们 留言板
最近更新  
关于性产业合法化我有新的说.. 5-18
性工作者最后的归宿一般是怎.. 12-28
保利俱乐部遭扫黄,释放什么.. 12-27
别让北京扫黄变成自证清白的.. 12-27
北京扫黄被抓名单曝光?papi.. 12-27
12岁少女遭多男轮奸被迫卖淫.. 12-19
肯尼亚性工作者要求工作合法.. 12-19
巴黎中国籍女子身中数刀身亡.. 12-19
北漂变性人的生活 12-19
一位性工作者的诉求 12-18
本类推荐  
本类排行  
日日春王芳萍:除了射精 底.. 1-2
亚太性工作者网络主席凯蒂在.. 12-17
重庆摄影师拍摄《接受询问的.. 2-14
性工作者实录:我的一天就是.. 7-3
严月莲:关注性工作者的权利 1-4
性工作者十元店卧底实录 12-17
宁箭客:你好,小姐 2-10
拍A片挣学费的美国女大学生.. 6-28
性工作者最后的归宿一般是怎.. 12-28
性学教父”潘绥铭揭秘红灯区 10-29
人物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人物故事
被嫌曾做性工作 远离家暴男后我仍然独立自强
时间:2016-12-18  作者:网易/admin(管理员)  点击率:535

插画师:左丘

这是一家普通的小超市,经营各种小食品、生活用品,虽说不上一应具全,但在小区里口碑很好。店主是个认真而亲切的人,名叫雅茉,30岁。她还有一个6岁的女儿丽莉,时常安静地坐在一旁写作业,偶尔帮妈妈收钱。有时候,雅茉需要独自去进货,为了节约成本,她没有请帮工,搬箱、整理等很多体力活都是独自完成的。


雅茉是一位单亲妈妈,5年前,她带着女儿离开了打她、辱骂她的前夫。

雅茉出生在一个小山村,家里有三个妹妹一个弟弟,作为大姐的雅茉,没有上完高中,就被同乡介绍去附近的一家夜场“打工”。

“我当时小,并不清楚是去做什么,去了之后才知道是要陪人家喝酒,我也不太愿意,但钱不少,这下弟弟妹妹学费生活费都不愁了,爹妈可以省心了。”雅茉其实不太愿意提起过去,但偶尔和人聊起,也会轻描淡写地作答。

但是这样的工作并不容易,由于家里需要钱,有一次,雅茉同意了一位客人的要求,跟着这位客人离开,事后得到了1500元的回报。

当时雅茉的父母并不知道她做的是怎样的工作,雅茉也很少和父母提起。

雅茉发现,一起在夜场打工的姑娘们,很多身体状况不怎么好,因为长时间大量饮酒,身体吃不消,过不了多久就被迫离开了。雅茉想,自己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。

没过多久,雅茉离开那家夜场,告别了父母,只身来到城里。


她来到一家服装加工厂,每天做的就是面对流水线,对衣服进行加工、裁减、钉纽扣、装拉索等。因为之前在家里经常做针线活,所以做起来不算太难,但是一天要做10个小时,真的太累了,下班后便会头昏眼花。

这样过了5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雅茉认识了她的前夫。

“当时他是个老实憨厚的打工仔,他说他想做生意但没本钱,我把我的经历和他说了,他说不介意我的过去,于是没过多久,我们结婚了,婚后我拿出仅有的一点积蓄,给他做生意用。那时候我们的日子不富裕,但他对我还算可以,我偶尔帮他打理生意,也学会了一些东西。”提起前夫,雅茉并没有透出多少怨恨。

过了三年,女儿丽莉出生,丈夫生意有起色,本该是幸福的开始,谁知,噩梦却降临了。

有一次晚上,丈夫还没下班,雅茉做好了饭,送到丈夫租下的写字楼,想给丈夫一个惊喜,却发现丈夫正和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子搂搂抱抱。雅茉当时很绝望,老实的丈夫竟然会背叛她。但是她仍然想给丈夫一次机会,她默默地拿出手机,拍下丈夫的侧脸,准备和丈夫好好谈一谈。

谁知,当雅茉和丈夫“摊牌” 的时候,丈夫恼羞成怒,狠狠地打了雅茉几个耳光,恶狠狠地说,“谁让你跟踪我的,说我出轨?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?娶了你,我忍了好多年,你知道我周围人怎么看我吗?”

雅茉难以置信地用手捂着火辣辣的脸颊,想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,还是不愿相信自己的丈夫居然是这样的人。

这时候,女儿丽莉哭了起来,余怒未消的丈夫,指着女儿的脸怒吼道:“谁知道她到底是不是我的种?”。

雅茉惊恐万分,生怕丈夫伤害到女儿,于是她匆忙带着女儿逃回了娘家。

“女儿是不是他的,我最清楚不过了,我愿意去做亲子鉴定,证明女儿就是他的,不过我已经决定离开他了,亲子鉴定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尊严。我不愿意和打我侮辱我的男人生活在一起”。雅茉在娘家向家人哭诉着。

“孩子啊,妈知道你心里苦,可你毕竟……妈知道你是为了这个家牺牲的,但哪个男人不介意这个呢?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别去惹他,他就不至于打你了”。妈妈眼睛里分明闪着泪光。

雅茉不敢直视妈妈的眼睛,但坚定了离开丈夫的信念。


没过多久,雅茉把一张亲子鉴定和一份找人拟好的离婚协议书放在桌上,丈夫爽快地签字离婚了,并且答应给母女每年5000的生活费。

雅茉分得了一小部分财产,把女儿交给妈妈,来到了另一座城市。在弟弟的帮助下,她租下了一家商铺,开了这家小超市,一个人打理着,从早忙到晚。后来,女儿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,雅茉又把女儿接到了身边。

尽管累,尽管苦,但她觉得生活还有希望,自己有尊严。

“我曾经是性工作者,可能有些人不能接受有这个经历的的伴侣,但我并没有隐瞒前夫,我告诉了他。无论被接受与否,我不能任由他侮辱和殴打,现在的日子虽然比离婚前苦多了,但我觉得自己是个人,享有人的尊严。”

雅茉坚强的背影,被暖暖的夕阳拉长。




上一条:公眾女性的私人生活:南韓性工作者的生活攝影
下一条:北漂变性人的生活
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暂时没有评论内容
共0条评论 共0页 当前第1页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
*用户名:  验证码: 合理发言,理性评论,同一文章不得重复评论
*内 容:
限200个字符 已输入 0 个字
 
Copyright © 2012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术支持:李新 版权所有:红雨伞